党龄加起来100岁的4条汉子成了美女峰下的“迎客松”
时间:2021-07-30 16:53 来源:乾潭镇 浏览次数:

台风“烟花”在海上生成的第二天,杭州还是热得有点“出格”,即便是深夜和凌晨,空气中也带着一丝灼热感,让人觉得浑身黏腻。

凌晨1点的210省道马岭隧道口,一辆13米长的重型货车在玻璃钢瓦搭建的简易值班室前停下,司机推开车门,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扣响了值班室的窗户:“师傅,加水的钱怎么付?我找来找去,也没看到收钱的二维码。”

值班室里的人打开窗子,打量着司机。司机看着40岁出头的年纪,面生。“你是第一次来吧?”值班室里的人爽利地说道,“免费的,不要钱!”

“还有这么好的事情?”司机抓抓头皮,笑脸上露出几分惊讶。

这天值班的人叫曹世强,今年60岁,是一名交通安全劝导员。在这个看着像工棚的值班室里,像曹世强这样的劝导员还有3个,60岁的任承龙、54岁的任仕忠,以及54岁的邱和平——4个老哥们儿都是党员。“我的党龄是26年,还不是我们当中最长的。”曹世强说,任承龙和任仕忠都有30年的党龄,邱和平党龄最短,也有14年了,“你算算看,我们的党龄加起来,是不是刚好100年?”

扎在马岭隧道口,4个劝导员每天干的活基本上能用两句话来概括。第一句是“前面长下坡,车子加水”,第二句是“等下一定要开慢点,注意安全”。前一句是把那些重型货车拦下时说的;后一句则是等车子加完水,放行时说的——日复一日,都是如此。

“老村长”走马“夺命坡”

马岭隧道位于杭州西南S210省道建德30公里处,距离主城区约120公里,正处野马岭美女峰的山腰,地势险峻。由于隧道连接着建德与金华浦江,来往的重型货车颇多,而司机们对于这里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出了隧道后就有一个长下坡。跑长途货运的圈子给这个长下坡起了一个让人背后发凉的名字——“夺命坡”。

“隧道一出来就是七八公里的连续下坡弯道。”7月19日上午10点多,任承龙顶着日头,依次登记着过路货车的基本信息、司机电话、到发地,“你看,这些车子长度基本都超过10米,载重超过30吨。有的司机没有走长下坡的经验,不停踩刹车,制动轮毂温度太高了,刹车就容易失灵,要闯大祸的。”

“闯大祸”这句话,绝对不是用来吓唬不听劝的司机的。2013年4月至5月,短短41天内,这条“夺命坡”上就发生了两起特大事故,共8人在事故中丧生。“第二起事故发生的时候,我刚好在家门口,看到烟很大,还以为是有人家里起火了,跑过去才知道是两辆大车撞在一起,烧得黢黑,车上的人都没能逃出来。”任承龙说。

为了杜绝事故隐患,建德市公安局于2013年牵头在马岭隧道口设置了交通安全劝导站,招聘劝导员对过往司机进行安全提醒,有着20余年村干部经历的“老村长”任承龙成了站里第一个劝导员。之后,任承龙找来了同样当过村干部的姚台志和任仕忠一起干,再后来,曹世强也“入列”了。4个劝导员分成两组,每天两班倒,每班12小时,没有双休和节假日,无论寒暑,成了美女峰下穿着制服的“迎客松”。

变“脸”、变脸、“变脸”

2013年5月25日,交通安全劝导站成立了。说是劝导站,可当时任承龙他们手头上有的,仅仅是一把遮阳伞和一张借来的餐桌。“刚开始真的是难啊,我们每个人脖子上挂一个哨子,大老远就开始拦车,让司机停一停,慢点开。”任承龙说,“有的司机觉得我们莫名其妙,觉得我们搞事情,什么‘神经病’之类的,要骂的。”

劝导站在“上无片瓦”的条件下试行了个把月,交警大队认为应该为过往货车提供加水服务,可难点在于当地没有水源。任承龙带着老兄弟们爬到山上,终于找到了一眼山泉,然后在山坳处建起了一个蓄水池,再装上过滤网,用水管把泉水引到了劝导站。这下,提供加水服务的条件成熟了。

到了2014年下半年,劝导站的“脸”变了,活动板房建了起来,内部还划分了休息室、仓库等功能区域,交警大队还送来了办公桌、柜子、椅子、高低铺。劝导站的模样越来越“正规”,到如今,站里还添置了一台尾气处理液自助添加器。“是企业赞助的,半年前刚刚装的。”曹世强说,“司机有需求,我们也想尽量多方便他们一点。”

劝导点服务功能的变化与过往司机脸色的变化是同步的,这一点,连附近村民都能看得出来。7月19日下午1点多,一对夫妻拎着半个切好的西瓜,走进了劝导站。“哟,你们有客人啊,早知道我多带点西瓜来。”拎着瓜的大姐笑眯眯的,嘴里说的是浦江方言。原来,马岭隧道两边的村子虽分属杭州、金华两地,但村民之间亲缘、朋友关系紧密,劝导员和村里人一样,都会说浦江话。

“他们不容易哦,在这里8年多了。”陪老婆来送瓜的大哥憨厚地笑笑,“我不会说话,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他们到底怎么不容易。但是你可以看看嘛,他们几个老大哥,也不求什么收入补贴之类的,每天管着那些大车子,一辆接一辆的,不到凌晨两三点没有觉睡的。不管什么时候,那些大车司机都很自觉地来登记、加水,这还不能说明他们对老大哥们的认可吗?”

村民所见劝导站的繁忙,可以用这样一组数据来量化描述:过去7年中,劝导站每天劝导车辆200辆左右,总计劝导车辆超过51万辆次。同时,还有一个数字能说明劝导站工作的实效:2014年至今,劝导站值守路段仅发生亡人道路交通事故4起。“夺命坡”也在“变脸”,它不再“面目狰狞”,同样的8公里下坡路,早已不再“陡峭”。

2017年,建德交警在全市16个乡镇、70个村推广马岭隧道交通安全劝导站值守危险路段的经验,目前已建立了18个乡镇交管站和256个交通安全劝导站,全市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连续3年大幅下降。对于马岭隧道口的4位老大哥来说,这是一种莫大的鼓舞。

有过遗憾,才更想不留遗憾

然而,人生难免憾事。对于那些“不再相见”的过路人,劝导员心里始终是有疙瘩的,而这些疙瘩,也成了他们一丝不苟去对待每辆车、每个司机的最大因由。

2015年某夜9点多,曹世强值班,有个三十七八岁的司机来劝导站加水,因为等不及排队,直接开车走了。“后来车翻了,人没了。”曹世强叹气说,“他都停下来了,也答应我要加水再走的,怎么我一转身的工夫,他就走了呢?不该啊,不该啊……”

7月19日下午3点刚过,货车流量高峰就来了,到劝导站前排队加水的重型货车明显多了。陕西籍司机老张跳下车,趁着给车子加水,拿了块毛巾,给自己也冲了个澡。驾驶室里,一个电饭煲、两副碗筷、一床被子,老张的妻子正坐在副驾驶座上打着瞌睡。

老张跑货物运输15年,每跑一趟就是十来个小时,货车就像他们两口子的家一般。无论是路况还是劝导员,老张都很熟悉,尤其是对之前年纪最大、已经于半年前“二次退休”的姚台志,他印象很深,“老爷子今年应该76岁了吧?他精神很好的,也很较真,以前没少被他训。”

接棒姚台志的,就是54岁的邱和平。尽管才上岗半年多,他已经习惯了和老伙计们一起,看着货车司机那一张张风尘仆仆的脸。“跑车的人总是走南闯北,本来就蛮辛苦的,不好让他们出事情的。”他说。

台风“烟花”逼近浙江,4个劝导员依旧分成两组,一组继续守着劝导站,另一组沿着长下坡巡逻。一天晚上,一块200多公斤重的石头从山上滚落,正落在路中央,这4个平均年龄已经57岁的汉子拼命将石头挪到了路边。7月25日下午,曹世强在巡逻时发现有大量雨水顺着山体冲刷而下。为了防止路面被淹,他拿来铁锹,硬是撬开了路边100多公斤重的盖板,让雨水顺着排水渠流走。

7月27日晚上,曹世强骑着电动三轮车在210省道巡逻,女儿突然来了电话,说路上风雨大,让他慢点,注意安全。“慢点,注意安全,嘿嘿,这种话是我们天天对别人说的。”曹世强觉得欣慰,“其实,不管对别人还是对自己,道理都一样,守住一辆车,就是守住了一个家。我们在做的,就是这个事情。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